真品越窑瓷器拍卖

真品越窑瓷器拍卖

真品越窑瓷器拍卖征集和扫荡一样,加速了艺术品的转手,而且当时很多东西流向海外,被港台人买走,因为当时港台人还是比大陆人厉害真品越窑瓷器拍卖。因此,余存当的公司是多云轩的有力竞争对手。

当时上海出现了一些新的拍卖公司,如1996年王维女士承包的城隍庙拍卖;1996年底1997年初,我加入上海工美拍真品越窑瓷器拍卖卖,与连梁先生成为合伙人。当时办公室在老凤祥珠宝店,上海拍卖行的书画部也在老凤祥珠宝店。但当时市场还没有现在这么繁荣,经营范围很窄,很难。幸运的是,工美在我加入后的第一次拍摄在当时是非常成功的。

我在上海工美和连梁先生一起工作的时候,有一个场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那是1998年6月18日,工美春天拍的。吴湖帆《洞内普雪图》封面由港产专家朱为东南亚买家拍得,重125万人民币。虽然现在便宜,但在当时是天文数字!连梁先生看真品越窑瓷器拍卖到锤子的价格时,激动得血压当场飙升。我们立刻扶他在海伦酒店电梯旁的三人沙发上躺下。这真让人“惊”又“喜”!

还有我最早拍卖认识的中国纺织大学(现东华大学)的包教授,现在也是我的老朋友了。他是一个粉丝收藏家,我非常尊敬他。我们第一次见面是1991年在虹口教育学院。画家何Xi陪他观看了预演。我以粉丝的身份推荐了潘志云真品越窑瓷器拍卖的《香茗》,他买了。这是他的第一个收藏。我还建议他买扇骨,因为那时候名家做的扇骨每个才一两百块。后来又陆续买了几千把粉丝骨,现在是中国第一粉丝骨。

余存方在海德康主持真品越窑瓷器拍卖拍卖。

CANS艺术报:上海和内地的拍卖市场后来是如何发展的真品越窑瓷器拍卖?

严明:其实上海的拍卖还是比真品越窑瓷器拍卖较弱的。翰海拍卖于1995年在北京成立。在秦公先生的带领下,辉煌是因为他们有强大的图书馆。

相关新闻

关注微信